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白云忽過青林出 一角斜陽賀監祠

——尋訪大羅山羅豐古村
來源:甌海新聞網   2019年05月27日

■周勝春 文/攝

  在大羅山游步道的入口右側,豎立著一塊一人多高的石碑,上面刻寫:“羅豐古村落”。石碑上尖下寬,兩邊豎斜下來,形如一座山峰,直指云霧繚繞的山峰。吸引我們的,無非是“古”字,感覺有些神秘,還有一點驚奇,還莫名想起了“白云深處有人家”的詩句。在一個春意盎然、陽光明媚的周末,我們放開腳步,不懼艱辛,尋訪大山中的古村。

遠眺羅豐村

  一

  人間第二十六福地——大羅山,人們上山的主入口是一條古道。中國的名山大川福地很多,能排到三十以內,自有可貴之處,特別是歷史淵源肯定悠遠長久。可以想象,古時候從此道登上山的名人隱士應當不在少數。如今的大羅山更是遠近聞名的休閑好去處,平均每天都有上百人上山。

  一路上,我們的鞋底一下一下觸碰著石條排列整齊的古道,尾隨著三三兩兩的行人,也是輕裘快馬,看盡春花。兩邊古跡遍布,古泉和路亭或隱蔽或露頭,自然也有古樹榕樟參天。規模宏偉的實際寺建筑群落,就建在右側的山腳。同側的金鎖嶺,曲徑通幽,神秘莫測,充滿探秘的誘惑力。

  快到村落時,我們見到了電視新聞報道過的“伊凡亭”。這座涼亭見證了一位外國人“伊凡大叔”多年風雨無阻的善舉,亭名由馬亦釗老先生題寫。伊凡大叔本名為伊凡·戴維斯,澳大利亞籍,是溫州大學甌江學院外教。在溫6年,他每周日上大羅山撿垃圾,市民親切地稱呼他為“大羅山的環保衛士”和“撿垃圾的洋雷鋒”,還將山上一座涼亭命名為“伊凡亭”,以紀念他的善舉。涼亭柱子上有對聯:“摯愛無疆伊人原不隔秋水,風流凡事從來起頭難”,里面包含“伊凡”二字,也包含了人們對伊凡大叔的敬意。亭子里面張掛著一塊木匾額,上面把伊凡的善行稱之為“大羅山最美的風景”。

伊凡亭

  二

  羅豐村建在快要到山頂的一塊山體上,從此點看四周各座山的最高峰,僅只咫尺之遙。整個村落高低起伏,約100來座房子依勢而建,或矗立山頭,與山峰比肩;或倚在山坡,與秀美相攜;或坐在坡底,與安寧相伴,掩映在一片蒼翠之間。村里的房子大多建于解放前后,罕有新建筑,都在一到三層之間,黑瓦石墻或者白磚砌壘。在村落北處一個小山坡上,還建有一段長約20來米沿地勢高低不同的古石墻,頗似古代的城墻,上面荒草叢叢,黃土覆蓋。石頭是村中建筑的絕對主角,每一座房子的兩側外墻都筑著厚厚的石頭,內側墻也大都如此。大羅山是一座石頭山,對面聳立的山峰,裸露著一塊塊奇形怪狀的石頭,它們姿態萬千,渾然天成。這讓我想起樓蘭古城、古羅馬以及吳哥窟,是石頭讓它們延續千年。

  在如綠海一般的矮樹林之中,最南側即面對城區的那一幢房子,從結構上看,已到耄耋之年,只露出了脖子以上的部位,可以肯定它是建在了石頭上。面對著坡度慢慢向外傾斜下來的萬丈懸崖,心如止水地和著云卷云舒,任歲月的光華在身上流轉。沿著一條小石子路進去,兩邊房子的前后院落和自留地里,種滿了楊梅樹和蔬菜。一簇簇小草遍地叢生,還有一條條野草莓枝從石頭縫里伸展出來,青色的果實在枝葉下面深藏不露,這種野果可是我們小時候的一種重要零食。幾戶人家院子里的三兩枝桃花也已盛開,未到極盛,小瓣的花朵卻是正當青春。小苔花靜靜的安伏在地,象紅地毯一般鋪滿了兩邊。雖然沒有犬吠,但剛蘇醒過來的蟲子就輕聲歡唱,和著院落中傳出來的雄雞“咕咕”叫聲此起彼伏,滿是田園之聲。從高山沿村落西北兩側沖下來的兩條溪流,一條如巨龍昂首傾瀉而過,沖擊在巨大的石床和旁邊成堆的小石頭上,隱隱有雷鳴咆哮之聲。另一條則是涓涓細流,在小水浹之間飛花四濺,咚咚之響聲聲入耳,如鳴佩環。古石橋邊的古榕下,一個小水潭水質清洌,白鵝、黃鴨從岸上搖搖晃晃,突然“撲通”一聲躍入水中。人們行走其間,不知不覺就沉浸在了這一派“林下水聲喧語笑,巖間樹色隱房櫳”的意境當中。

  三

  每一座房子前都有小徑與外部連接,小徑彎彎曲曲,四通八達,縱橫交錯。“曲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。”三進宏偉的臥云寺就躺在大溪流旁邊,溪流上有一條小橋通行。臥云寺有對聯:“名山望遠群峰堪觀秀,寶剎居高萬木盡爭榮。”寺院西側外墻上,寫有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凈其言,是諸佛教”,據說是書法大家啟功的手筆,落款用了“敬書”,可見此偈言的人生哲學意蘊深長。龍頭自然村路口有一間老房子,可以說是老古董了,歇山頂、石頭墻、木圓柱,供奉著一尊神像,里面漆黑一團,看不清楚是何方神圣。村子里還有一些敗落的房屋,估計是沒人居住和打理了,四周長滿了青草,給人一種“城深草木深”的蒼涼感覺。但是,那房梁、石墻、雕花木門等殘骸,還是能讓人想起了悠遠的歲月,古老就是歷史,就有價值。

  村尾建有一個李氏祠堂,門神把門,楹聯鑲刻“隴西淵源遠,浙東世澤長。”隴西是指甘肅省東南部黃土高坡中部一帶,浙東就是指溫州了,可以判定該村李姓的祖先和遙遠的甘肅那一帶有一定的淵源。唐高祖李淵是甘肅天水人,李氏人丁興旺,枝繁葉茂。對此地的李姓進行追溯,應該會有沾親帶故的可能。李氏祠堂整個建筑雕梁畫棟,烏黑色調,透露出濃濃的宗廟色彩。

  另一條古道與該村的聯接處,是龍王水庫。水庫約有3000多平方米的水面面積,在此崇山峻嶺之中,猶如天上神仙落下的淚珠,在地上化為了一顆明珠。水的盡頭處與山涯接壤的岸上,還建有一座佛教廟宇,幾幢建筑物似乎浮在了水面上,極易想起海市蜃樓的奇觀。堤壩的另一頭建有供游人休憩的迎豐亭,通體為石頭所制,其為六角圓頂,亭柱子有“迎祥社旺堯天舜日,豐穗倉盈萬象更新”的對聯,是多么美好的愿景。站在堤壩上轉身向下望,城市、道路、高樓、塘河、濕地一覽無余。回過頭看,綠水滟瀲,碧波萬傾,還有水面上倒映著的悠悠青山,使人一下子心曠神怡,神清氣爽。

  環山公路從山腳下一路逶迤、盤旋著來到了村子中央,徹底打破了古村“養在閨中人不識”的窘境。沿著公路駕車來到羅豐古村,雖然會錯過一些風景,少了一些攀登的樂趣,卻能讓更多人領略到了古村的勝景和魅力。站在村口回望古村,一縷縷炊煙接上了澄澈天空的云朵,整個村落氤氳其中,載浮載沉,我不由地看癡了!

編輯: 陳奕如  

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