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新聞中心  ->  圖片新聞  -> 正文

畫手惟君妙入神

——憶吳思雷二三事
來源:甌海新聞網   2019年06月03日

  ■馮強生

  騰騰塵土閉門中,

  但說龍湫口不空。

  怪底君心無物竟,

  只應吾道坐詩窮。

  片云過海皆殘照,

  新月當樓況好風。

  莫負明朝試櫻筍,

  一生懷抱幾人同。

  這是畫家吳思雷的父親鷺山翁,抗戰時期親筆寫在琦君筆記本上的一首佚詩。吳思雷曾據此畫了一幅櫻筍圖,并題上此詩,由我托回鄉臺胞將其捎給琦君,以期引起她的思鄉之情。不料,那時琦君已經移居美國,未能收到此畫。2001年10月下旬,琦君首次踏上回鄉之路,吳思雷再畫此圖,并在琦君親友見面會上,親自將畫交到了琦君手里。琦君對此畫愛不釋手,深情回憶起半個世紀前,她同夏師、鷺山先生和無聞兄妹在一起時親密無間的友情。接連幾日,親友們頻頻相聚,鄉情感染著年邁的琦君,她說:“這樣濃濃的鄉情,我應該早日回來的。”

  吳思雷筆名淵默,號游藝齋主,詩人吳鷺山之子,擅長中國畫,尤工山水。我是在“文革”時期與吳思雷相識的。他那時在教育局群眾組織的宣傳組畫畫寫寫,定期刊出大批判專欄,畫了寫了貼了,貼厚了就撕下來拿回家燒火。他有一次別出心裁畫了許多挨批判的名家大畫,有齊白石、潘天壽、黃永玉等人的名作,只是加上淡淡的大紅叉,貼滿人民廣場前面鐘樓的四周,名其曰:“批黑畫”,實則是國畫佳作大展覽,圍觀者眾,讓人記憶深刻。在那個優秀傳統文化慘遭摧殘的年代,他極為難得而又巧妙地向人們展示了傳統國畫的藝術魅力,提醒人們善待優秀的美術作品。其實,那時他已暗暗地開始揣摩黃賓虹山水畫筆墨黑密厚重的妙諦。

  我從事對臺工作十余年,吳思雷的畫作也成了我對臺交流的好幫手。凡有重要臺胞來訪,我都以他的畫作相贈。他的山水畫筆墨嫻熟,技藝高超,雁山甌水在其筆下寓情于景,以意動人。他的畫作既是對臺宣傳家鄉的好載體,也是禮輕意重的饋贈雅品。當時只花一、二百元的畫作,保存到現在,至少增值幾十倍。每次我向吳思雷邀畫,他都有求必應,然后就認真構思,專心作畫,沉醉在他自己的藝術世界中。

  1991年,著名臺胞何朝育先生攜巨資來溫,熱心捐助家鄉文教事業。當時我擔任家鄉臺辦主任,正在為送何先生什么有意義的禮品而發愁。突然想到,何先生出生于三垟濕地池底村,何不請吳思雷畫一幅池底村全景圖送給他作禮物?我想何先生應該會喜歡這份來自家鄉的特別禮物。打定了主意,我專門陪著吳思雷乘河輪到池底村寫生。中午幾大碗黃酒下肚,在回程的船尾板上,他時躺時坐,大喊大叫,回家即呼呼大睡。據他夫人說,那天夜里他酒醒起床,隨即鋪紙研墨,拿起了畫筆,《三垟池底村即景》一揮而就,渾然天成。這是一幅4尺整張橫幅池底村俯視全景圖,也是吳思雷唯一運用俯視構圖所畫的作品。此畫完美成熟,很見功力,不輸宋文治、錢松嵒等太湖畫派名家的水準,而且處處實景意有所指,簡直是充滿激情的神來之筆。我將畫送給時隔40多年首次回鄉的何先生后,他馬上認出了大榕樹、關帝廟、老祠堂。他還問:“我家的老屋在哪里?”我忙說:“被柑橘樹擋住了。”一問一答之間,一下子就拉近了何先生同家鄉的距離。那幾天,何先生住在賓館里不斷地拿出此畫欣賞,回臺時還再三叮囑不要忘了將畫帶回。后來,我又請吳思雷畫了兩幅《池底即景》,一幅送給臺北溫州同鄉會,一幅掛在嘯秋中學。幾年之后,在嘯秋中學落成典禮上,我向何先生介紹了吳思雷,何先生拉著他在畫前照了相,還摸出一迭現鈔,要往吳思雷的衣兜里塞,可見此畫在何先生心目中的份量。我幾次赴臺,都看到這畫就一直掛在何先生寓所。何先生捐贈溫州一億多港幣,并捐贈池底村蓋了小學、中學,應該也有吳思雷先生的一份功勞。

  吳思雷才華出眾,不僅擅長書畫,還潛心研究畫史畫論,頗有建樹。他整理出版的著作主要有《“畫筌”和“畫筌”析覽》《賓虹先生“畫學篇”注釋》《談談笪重光的“畫筌”》《一代詞宗夏承燾軼聞》《雁蕩詩話》等。吳思雷在《一代詞宗夏承燾軼聞》和《雁蕩詩話》中,多次寫到父親吳鷺山和夏承燾先生之間的深厚交情,他自己也對夏承燾先生非常推崇和敬重。夏承燾先生辭世后,他幫助無聞姑母參與了夏師的文集整理,并請蘇淵雷為位于千島湖的夏師墓題寫了碑志。1986年,吳思雷的父親鷺山先生逝世,經過他的多方努力,獲準在凈名谷龍頭巖崖壁上,鑿一方洞為墓穴。蘇淵雷撰寫的墓志銘石碑嵌于其上:“……梅溪不作誰健者,鷺山崛起其詩孫。靈湫繡嶺葬詩骨,文光燦燦凌高云。”吳思雷的孝心,有意無意間為兩個風景區點綴了千古詩魂的憑吊處,光風霽月,山水顯靈。

  吳思雷性情豁達樂觀,喜好繪畫,喜好喝酒,也很喜歡交朋友。他的畫友酒友眾多,不分階層。在他面前只要請畫賞酒皆友,從不計較潤筆高低多少,有畫畫,有酒吃,即樂此不疲。他曾在《溫州日報》發文《漫話溫州藝術市場》說到:“在創作過程中慎莫削弱精品意識,同時要按商品社會的經濟規律,恰當地給自己的作品定價,力求做到不卑不亢。”他游澤雅而畫的西雁風光,游藤橋雅漾畫的風景,都堪為景區做的免費廣告。他時有流露真性情的遣興之作,只要有人喜歡,即大手一揮相贈,不忘題上款識。一次,一幅墨色淋漓、滿紙紅澄的橫條擺在畫案上,似是酒后涂鴉,他題曰:“赤壁夢遊圖,辛未嘉月,游藝齋晴窗隨心所欲,寫此遣興也。”我一見心喜,連聲說好。他隨即握管醮墨題上:“強生仁兄蒞吾寓聊天,見此圖喜愛不已,因貽請正。”事后經裝裱,越看越有味,是難得的一幅精品。

  有一次,原市展覽館館長、畫家鄭士仰在四尺整張宣紙正中,畫了一個靜坐合十的老僧,吳思雷揮毫兩下三下補上松石,題了偈語,并題上一直在旁的阿L君撰的新禪語:“求禪自不拜佛,戒酒卻不吃素。我求我自心靜,慎修邪念自消。”我拍手叫好,他即題上強生請賞供養,眼也不眨一下就送給我了。這也是一幅難得的三人合作佳品。

  吳思雷是詩人之后,有不錯的古典文學修養,但他從不寫詩,大概是嫌平仄麻煩,不宜抒發胸臆吧。可是有一次,我卻看到了幾句齊整的五言,被他草草地涂在廢紙上。輕輕一讀,竟然是一首頗有情趣的小詩,形象地記錄了一天夜晚,酒友恣意作樂的生動情景。我艷羨口福樂事之余很是贊賞,他即在現成裱好的琴條上,抄錄一遍贈我。這可能是他唯一存世的自書詩作了,尤顯珍貴,特錄于下:

  瓊樓未盡興,移盞王朝邊。

  簷溜濕項背,好個不夜天。

  友朋恣諧謔,樂趣超盛宴。

  盡瓶鬼也怕,拍案誰不癲。

  難得汝作主,人間第一仙。

  吳思雷書畫作品(甌海區博物館館藏)

編輯: 陳奕如  

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