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戴在鵬小學和戴在鵬

來源:甌海新聞網   2019年06月14日

  ■翁德漢 文/圖

  每每車子在麗岙和南白象之間的104國道上經過,我指著麗岙街道下川村對兒子說:“爸爸曾經在這里工作了三年。”兒子問:“爸爸,這個村子看上去不大,你在這里干什么工作啊?”我回答說:“在戴在鵬小學當老師啊。”兒子很驚訝,他說:“既然是下川村,為什么不叫下川小學,而叫戴在鵬小學呢?”當年的我,也是這樣想的。記得有一年,學校做校服時,校長突然想起校名這個問題,打電話過去,要對方切記校名是“戴在鵬小學”。對方說電話來得真是及時,“下川小學”四個字的模版都做好了,第二天就要印上去了。

戴在鵬小學教學樓

  從1994年到2016年,這是一個長達22年的溫暖故事,如今依然在延續著。

  下川是一個人杰地靈的村莊,位于麗岙劃歸甌海之前的溫州和瑞安之間,古稱霞墩、霞川。永嘉太守謝靈運在溫州游山玩水時寫下了《游赤石進帆海》:“首夏猶清和,芳草亦未歇。水宿淹晨暮,陰霞屢興沒。周覽倦瀛壖,況乃陵窮發。川后時安流,天吳靜不發。揚帆采石華,掛席拾海月。溟漲無端倪,虛舟有超越。仲連輕齊組,子牟眷魏闕。矜名道不足,適己物可忽。請附任公言,終然謝天伐。”謝靈運詩里所寫的水,是下川村外溫瑞塘河里的水,向北的流向甌江,向南的流向飛云江。人們可能想把下川村比作朝霞下大河入海之地,這便是霞墩、霞川村地名的寓意所在,再后來為了書寫方便就把霞川簡寫為下川,此名一直沿用至今,但人們口頭上還是習慣用方言將其喚作“霞墩”。戴在鵬小學建成后的第二年,也就是1995年,我從師范學校畢業來此任教,到1998年調離,呆了整整三年。盡管我離開二十多年了,曾經的同事、學生讓我念念不忘,更讓我記在心里的是捐資助學的戴在鵬先生。

戴在鵬小學里的六角亭

  前段時間,我特地從104國道線上拐到下川村,來到戴在鵬小學。雖然是上課時間,但卻未聞讀書聲,且門被關著,于是我來到了住在學校邊上的退休教師潘愛華家。潘愛華老師工作認真,愛校如家,當年我在這里工作時,只要一有事情就會去找她,如今依然。潘老師告訴我,戴在鵬小學于2016年下半年開始撤并到麗岙二小去了。她說,1994年以前,下川小學是一所破舊的房子,就在戴在鵬小學邊上,你當年有沒有進去過?那時候就已經是危舊房了。潘老師這么一說,我倒想起來了,單層的木瓦建筑,地上堆的都是垃圾,已經破敗不堪,且感覺陰森可怕。進去了一次之后,我就從未去過。潘老師說當年的房子雖然修修補補,但只能勉強支撐。下川小學有著比較久的辦學歷史,在解放前就已經有了。1935年3月出生于下川村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戴金星,1944年9月至1948年8月就是在這小學讀書的。

  在這樣的情況下,村里有識之士向旅居荷蘭,當時已經60多歲的戴在鵬先生提出由他捐贈一筆資金,村里負責土地征用,建設一幢新教學樓,并依照任巖松中學的模式,將下川小學改名為戴在鵬小學。大家之所以敢向戴在鵬先生提出,是因為對他的了解。早在1970年代,戴在鵬先生就捐資2萬元,購置大型拖拉機2臺,贈送給下川村集體發展農業生產。那時候國家還沒有改革開放,就算1980年代萬元戶就已經算很厲害了,而戴在鵬就捐了2萬元。這個數字,無論從哪方面來說,都讓人覺得吃驚和意外。

  對于下川村的校舍情況,戴在鵬先生也是比較關注的。有人向他提出此事,馬上就答應了,于1993年出資55萬余元,建設了一幢三層9個教室3個辦公室的教學樓。我查了下資料,1993年,溫州市區舊城區均價在1400元/㎡左右,公有住房價格為750-1500元/㎡。也就是說,這55萬元當時可以買4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了。潘愛華老師說,戴在鵬先生對下川村教育事業支持這么大,但個人卻很節儉,六十多歲的老人了,來往于溫州市區和下川村之間,都是乘18路公交車的。

下川村宣傳欄上介紹戴在鵬

  為了看看我曾經工作過地方,第二次,我又來到下川村,這次順利走進了原來的戴在鵬小學校舍。那幢三層教學樓如戴在鵬先生的精神,依然矗立在下川村的一角。最中間的“戴在鵬小學”五個字經過二十幾年的風吹雨打,雖已退色,卻依舊高高掛著。教學樓前面的五星紅旗也不曾改變,迎風而立,右邊的雪松已經長得和樓一樣高了。曾經的升旗儀式,孩子們舉手敬禮的情景歷歷在目。教學樓右前方的六角亭,是孩子們課間最喜歡玩的地方,亦是我最喜歡呆的地方。六角亭里有一碑,上面記載著戴在鵬先生的事跡,這大約是戴在鵬捐資助學唯一的文字記載了。

  其實,戴在鵬先生對下川村的貢獻還有很多,2004年為村里自來水事業建設捐了5000元,2007年,村里建設老人休閑樂園,他和家人捐了27.5萬元建設長廊,去年還為戴氏祠堂維修捐贈了10萬元。

  我是見過戴在鵬先生兩次的,第一次是我還在戴在鵬小學任教時,他來到學校;第二次是某一天,我在公交車站頭看到他的背影。戴在鵬1930年3月出生,按照溫州人虛歲的說法,今年已經90歲了。回國以后,他一直定居在溫州市區,我特地電話聯系他,他說自己年紀大了,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,如果早幾年還能說出一些來,讓我到村里去走走或許可以了解學校建設的一些事情。

  第三次,我又來到了下川村。見到了對戴在鵬比較了解的戴昌榮先生。戴昌榮介紹說,戴在鵬大概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前的1965年或者是1966年出國的。我很驚訝,戴在鵬是1930年出生的,那時候已經三十幾歲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都是二十剛出頭的年輕人才出國某生的。戴昌榮繼續說,當時戴在鵬的岳父在荷蘭開餐館了,他出去幫忙,然后自己慢慢的發展起來。

  我算了一下,戴在鵬小學每年一個班級,一個班級算40人,22年,880人。也就是說,有這么多的人在戴在鵬小學讀過書,受過益。可以說下川村里,沒有哪戶人家不受益。我曾經在網上看到過一篇文章,是下川村在法國的華僑寫的,就提到了戴在鵬為村里建了學校……

編輯: 陳奕如  

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