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新聞中心  ->  聚焦  -> 正文

在鄉村振興規劃編制進程中 一份來自阿壩縣的調研與思考

來源:甌海新聞網   2019年06月19日

  ■胡蕾芳

  編者按:去年11月,我區首批赴阿壩東西部協作援建干部從溫州出發,跨越2000多公里,來到川甘青三省交界處的阿壩縣。經過7個多月的掛職,援建干部們深入扶貧最前線,聯系基層群眾,積累第一手信息。胡蕾芳是其中一位援建干部,掛職阿壩縣發展和改革局,參與阿壩縣鄉村振興規劃編制工作,經過走訪調研,胡蕾芳記錄下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所思所感。

胡蕾芳下鄉調研走訪(右一為胡蕾芳)

  我叫胡蕾芳,是婁橋街道辦事處的一名普通公務員,因東西部扶貧協作來到四川省阿壩州阿壩縣短期掛職,參與阿壩縣脫貧攻堅工作。我于2018年11月1日來到阿壩縣,先后在扶貧開發局、發展和改革局掛職,至今已經7個月。因為在發展和改革局工作,有幸參與到阿壩縣鄉村振興規劃編制。我協同鄉村振興規劃編制專業人員先后調研25個職能部門,21個鄉鎮、草場。隨著調研的深入,讓我對阿壩縣有更多更全面的了解,感悟頗多。

參加座談會

  這里地大物博。阿壩縣地處青藏高原東南緣,川甘青三省結合部,幅員10435平方公里,和溫州市占地面積相當,轄21個鄉鎮(場)88個村(分場、居委會),縣城海拔3290米。境內自然資源富集,擁有耕地15萬畝、林地314萬畝、草場1321萬畝,是一個以牧為主,農牧林兼營的縣。野生中藥材品種繁多,甘松、貝母、冬蟲夏草在國內市場上享有盛譽。全縣水能理論儲量為147.6萬千瓦,可開發量為83.7萬千瓦,現僅開發3415千瓦,太陽能資源十分豐富,年平均日照時間達2535小時。

  這里旅游資源豐富。走在阿壩縣,處處是風景,處處蘊含安多藏族文化。阿壩縣有以曼扎塘濕地為代表的高原濕地(草甸)生態系統自然景觀區;有以蓮寶葉則神山為代表的高原山地生態系統自然景觀區;有以柯河茸安峽谷為代表的高山峽谷、原始森林生態系統自然景觀區;更有以神座景區為代表的“安多藏族文化走廊”人文景觀區。

  這里產業落后。阿壩縣產業除了農業和畜牧業以外,其他產業幾乎為零。全縣完成農作物播面105858畝,糧食作物播種面積64964畝(其中青稞59655畝,薯類5131畝);經濟作物11776畝(其中油菜籽11651畝);蔬菜20998畝(含綠豌豆),其他蔬菜5438畝;食用菌250畝。牲畜存欄54萬混合頭,出欄9.9萬混合頭,肉產量8360噸,羊毛產量64噸,牛奶產量24136噸。然而全縣只有3家農產品加工廠。農產品的加工、銷售嚴重滯后。旅游資源豐富,但是旅游基礎薄弱,全縣沒有旅游公司,沒有正規地陪導游,部分風景秀麗的地方道路仍未修好。縣城通往曼扎塘濕地、柯河茸安大峽谷的道路至今仍在修建過程中。從旅游產業角度來說,阿壩縣旅游仍是一片處女地。

  這里鄉鎮工作環境艱苦。從6月1日開始,我和規劃編制工作人員一起調研鄉鎮,我被鄉鎮工作人員吃苦耐勞精神深深折服。這里最艱苦的鄉鎮是被當地干部戲稱為“四大監獄”的求吉瑪鄉、柯河鄉、賈洛鄉、茸安鄉四個鄉鎮。這四個鄉鎮分別位于阿壩縣最偏遠的地方。記得當時去位于青海、甘肅、四川三省交界處的求吉瑪鄉的經歷,早上9點從縣城出發,一路向西,至青海省久治縣,從久治縣沿土路,中午13:30到達求吉瑪鄉政府。當地干部開玩笑說,來一次求吉瑪鄉就相當于完成了一次青甘川一日游。當地干部全部吃住在鄉政府和村里,一住就是十天半個月。沒有電腦,沒有電視,沒有網絡信號。阿壩縣的干部大部分戶籍為小金、金川、理縣、茂縣等地,來到阿壩縣工作可以說是背井離鄉。從阿壩縣城出發坐車去最近的理縣也要六個小時,更別提在鄉鎮工作的鄉鎮干部,他們回一次家非常不容易。

  這里人才緊缺。由于獨特的地理位置,艱苦的工作環境,使得阿壩縣留不住人才,造成各類人才緊缺。鄉鎮工作人才緊缺,有點水平有點本事的都調往茂縣、汶川等海拔低、環境好的地方。教師、醫療人才緊缺,近幾年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和省內對口支援等政策幫扶下,鄉村幼兒園建起來了,然而幼兒教師嚴重緊缺,大部分幼兒園均是臨時聘用非專業人員。在鄉村醫院、學校均缺乏專業人才。產業技術人才短缺,在鄉村調研過程中,普遍反映在農業發展過程中,缺少專業指導,導致農業從種植青稞向素菜種植、藥材種植轉型中存在重大困難。

  這里村級組織薄弱。村干部文化水平偏低,大部分是小學、初中文化水平,而且基本不會使用漢語交流,在調研過程中全程需要雙語干部進行翻譯。村集體經濟幾乎為零,貧困村建有政府投資的合作社,幫助貧困村脫貧。村干部的“等靠要”思想,鄉村振興調研過程中,聽到最多的是希望政府給予他們什么投資,沒有聽到自己想要做什么事情,希望獲得怎樣的政策支持。在河支鄉調研時,鄉長這樣對我說:“貝母種植基地老板想幫助貧困戶,他們愿意無償提供技術、貝母種子、大棚等種植資料,只需要貧困戶負責承包一個大棚種植貝母,等貝母收獲后由公司負責收購。結果貧困戶不干,怕收成不好。最后貝母種植公司只好換成給貧困戶發大米、油等幫扶方式。”

下鄉調研

  通過大范圍的走訪調研,我認為阿壩縣鄉村振興迫在眉梢。首當其沖應當是人才振興,主要包括教育人才、醫療人才、產業人才。采取各種措施提升現有人才水平,比如引入醫療、教育等行業的網絡教育課程,開展職業培訓提升工程,最大限度提升醫療和教育人才水平。比如開展村干部在職教育課程,提升村干部文化水平。另外充分利用政策杠桿,鼓勵企業吸引和培養產業人才,比如制定企業招聘本科生、研究生定居就業在阿壩縣的獎勵政策,制定企業培養本地產業人才獎勵政策等。其次,需要轉變發展方式,轉變等靠要思想,深挖阿壩自身資源,吸引社會資本振興鄉村。阿壩擁有成片的良田,可以深挖農業得天獨厚資源,引入種植大戶,開展高原有機蔬菜種植。阿壩縣有獨具特色的安多藏族文化,可以深挖文化資源,開展文化體驗旅游。第三,需要完善基礎設施建設。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只有路通了,才能夠把產業引進來,資源輸出去。最后,需要發展和保護并行。阿壩縣生態薄弱,地質災害多發,隨處可見山體滑坡痕跡。在鄉村振興中,需要加強生態治理,實現振興和生態保護并行。

  在此,向堅守在阿壩縣的政府工作人員、教育醫療工作人員致敬,希望阿壩越來越好。

編輯: 陳奕如  

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